知情人爆料:易到欠款是事实,周航早已离开公_原码易行ForUser 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

知情人爆料:易到欠款是事实,周航早已离开公

2017-03-16  

(原标题:知情人士爆料:易到欠款是事实,周航早已离开公司)

作者:刘桓

今天上午,一则“易到停止网约车服务”的消息被曝出,文章中指出,导致易到停止网约车服务的直接原因是资金链断裂。品途商业评论第一时间联系易到,对方仅回应称参考官方回复。

随后,品途商业评论联系了从易到离职的员工,根据该员工透露的信息,易到缺钱、欠款已是事实;另外,结合周航的淡出,今日再看那场“对不起,不玩了”的发布会,颇具些讽刺色彩。

易到欠款风波

早在去年11月,就有媒体曝光易到总计欠款约5000万人民币,其中欠了客服合作方河北中锐通信200万,债方还包括几家深圳的汽车租赁公司。当时,易到COO冯全林作了正式回应,在冯全林看来,易到招致非议有多方面的原因,并认为与自己比较直接和强硬的管理手段有关。

据了解,2016年5月上任易到COO的冯全林此前是阿里巴巴集团农村淘宝中西部大区总经理,冯全林在阿里内部的花名是:常茂,此名来自明营第一悍将,明朝开国元勋,而冯全林本人作风也颇为勇悍,“历经无数硬仗、恶仗均以胜利告捷,悍将之名有口皆碑。”有阿里内部人士如此评价。

除了个人原因,冯全林的公司即将上线智能客服,因此很多公司担心,一旦智能客服上线,人工客服将被抛弃,因此蓄意诋毁。

5个月后,矛盾再次爆发,这次依然离不开“欠款”“客服”这些关键词。

易到之所以启用智能客服,冯全林给出的原因是“在技术变革面前必须要做的选择”但是这个过于突兀的选择,让智能客服措手不及,导致易到位于中关村的办公前台经常挤满了前来投诉的司机和用户。

在一家媒体的描述中,易到欠款的方向不只是客服这个方向,包括推广在内的7家供应商都未在借款期内收到易到的打款。

面对上门要钱的供应商,易到用车总裁助理王睿直言:“我也不是欠你一家钱,七家我都失信了,现在就是没钱,只能等银行的信号。”

易到方面针对这个观点回应称,王睿“从未接受采访,更无文中类似表达”,并要针对上述媒体提起法律诉讼。除此之外,易到还对类似言论进行了官方声明,一再否认“易到停止网约车运营业务”的消息。

1.jpg

不断烧钱的易到,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可能性多大?

网约车市场的大战开始的时候,易到也曾无限风光,尤其是在烧钱最甚的2013年,易到用车连续拿到15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的融资,2014年,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更是带来了亿元级以上美元的注资。

滴滴和Uber中国的两强对话,让这块市场变成巨头的角斗场,于是生态玩家乐视盯上了易到,2015年的乐视希望,用易到为自己未来的汽车业务积累数据,而未来的汽车产品也相应地找到了用车场景。

2015年10月,乐视用7亿美元收购了易到70%的股份。带着乐视基因的易到迅速发力,这一年,卯足了劲花钱是网约车公司的主题,比如Uber这一年在中国市场花掉了10亿美金。易到也不甘落后,一系列充返活动接踵而至:

2015年11月17日,上线100%充值返现活动,用户充100就送100;

2016年初,公司内部设定目标:新增贾跃亭为易到制定了“百万日订单、新增百万司机、新增百万车辆”的目标,为了完成目标,砸钱的步伐有增无减。

2016年1月7日,用10亿现金搞了史上第一个专车节,推出高比例充值返现活动,充值用户即可参加100%中奖的转盘游戏,奖品包括乐视乐1S、乐Max手机,乐视超级电视等众多实体好礼。

2016年3月17日至4月20日,易到用车延续之前的“充值返现”活动,升级推出新一轮史无前例的特大优惠,新用户充100返120、老用户充100返100,充值金额越多享受的福利越多,充值返现幅度再创新记录。

时间来到4月,易到丝毫没有停止疯狂补贴的意思,14日又推出首个硬件免费日,并将这一优惠活动延续为每周一次。用户充值不仅能返现优惠,充值额达到1500元即可获赠乐1S手机一部,超过10000元即可获赠乐视超级电视一台。

4月15日,主打性价比的Yong!专车上线,这一类服务几乎覆盖了从经济型到豪华型的全部车型,费用方面,每公里不足1元。

6月7日,又推出了首个会员半价日,在易到平台上,用户可半价购买价值2580元的瑞凯威儿童安全座椅,此次活动在24小时内获得了超85万人次的参与,近2000个安全座椅全部售罄。

……

以上大规模的充返活动,效果非常明显,共有653万用户参与其中,累计金额超过60亿元。但烧钱带来的隐患也伴随左右,意味着易到未来要额外准备60亿元,反补给平台用户和司机,以增强用户和司机的黏性。

2016年6月,易到CEO周航在一场精心策划的,主题为“对不起,不玩了”的发布会上坦言,“从未见过哪个行业有如此激烈的竞争。”并发布了一个极其“乐视”的战略:易到和乐视开始生态化,用户可以在易到了解乐视,也可以在乐视了解易到。

这次发布会,可以说是易到已无钱可烧的一个信号,对手一年能烧掉10亿美金,易到的7亿美金也不会撑太久。于是在这次发布会上,易到给人们留下了一个越发朦胧的形象:本职是提供网约车服务,但是在本职外,似乎又在讲述关于乐视产品和汽车金融的故事。

这本是一次见证产品名称从“易到用车”到“易到”,品牌理念由“随时随地私人专车”变为“共享汽车生态”的过程,但周航这位文艺范CEO从此离开了人们的视线,似乎和易到再无关联,尽管2016年11月,冯全林曾对媒体声明,“周航仍在易到担任CEO”。

现在回味起来,“对不起,不玩了”这个主题颇有深意——易到缺钱的故事,或许始于这场举办于2016年6月21日的发布会。

知情人士得以证实:易到缺钱已是事实

一位近期离开易到的工作人员向品途商业评论证实了上述猜测,该人士向品途商业评论透露,“易到欠供应商款项,是从去年(2016年)7月开始的。”虽然他不清楚具体欠款数额,但称“这都是看到的事实”,另外,品途商业评论询问了关于CEO周航的消息,不同于此前冯全林给出的答案,该人士说道,“周航总早已离开公司,只在年会的时候出现过一次,但不清楚是否办理了离职手续。”

今日下午4点,在北京市国贸地区用易到叫车,几秒钟后有司机接单,这证明易到尚未停止网约车运营业务,但是在用车高峰时段及用车需要稍低地区,用易到很难叫车已是不争的事实。车辆资源和用户的流失,一部分是因为“新政”给网约车市场带来了降温效应;更主要的原因是,在去年乐视爆发负面后,易到更是雪上加霜,平台能给到司机和用户的补贴越来越少,司机开始流失,而用户面对看似诱人的充返活动时,也心有余悸。

阅读

相关阅读